[咋能让领导吃这个哩] 领导一边玩我奶一边吃我奶

  经常在本地电视新闻里出出风头,是谭领导的习惯和爱好。   时至年终,按照惯例,一年一度的访贫问苦送温暖工作又开始了。   风雪很大,谭领导带着随从和电视台记者,顶风冒雪,步行七八里山路,赶到他所负责的慰问户家中。
  这是一个非常贫困的家庭,两间破旧的小屋,一贫如洗。户主是个女人,四十多岁的样子,过度的操劳使她看上去却像六十多岁,她既要照顾长年患病瘫痪在床的丈夫,又要供养两个上大学的孩子读书。
  谭领导率先进去,随从们也鱼贯而入,放下手中的粮、油、棉被等。
  谭领导掏出事先准备好的一个红包,里面是五百元钱,他把钱抽出来半截,递到女人手中,然后,拉住女人粗糙的双手,面带微笑,亲切地嘘寒问暖。
  女人没有见过这种阵势,眼中噙满泪花儿,不知所措地站着,非常拘谨和木讷地说:“谢谢领导……”
  电视台记者扛着摄像机,镜头对准谭领导……
  谭领导松开女人的手,又来到她丈夫病床前,俯下身子,摸摸被褥的厚薄,并和蔼地询问病情。
  然后,谭领导直起腰,环顾一下屋里的陈设,伸手指指这点点那。记者的摄像机跟随着谭领导的手势晃动。
  谭领导对身边的乡干部指示说:“同志们啦,看来我们的工作还没做到家,还存在着许多不足啊,像这样的贫困户,一定要想方设法、千方百计地让他们尽快脱贫致富呀!”
  乡干部立即掏出笔和本子,做出认真记录的样子。也只是做做样子而已,他们记不清谭领导是第几次作这样的指示了,反正每年慰问贫困户时都这么说。
  时间已经是中午,乡干部小声提醒:“领导,该回去吃饭了。”
  乡里早就准备好了饭菜。
  谭领导没吭声,径直走到一口大锅前,掀开盖,立即腾起一片热雾。待雾气散尽,谭领导眯眼细看,见里面是一大锅熬得糊里糊涂的饭菜,菜叶、菜帮、黑豆、红薯皮、少量的米粒……杂七杂八的,什么都有,泛着一股难闻的酸味儿。
  谭领导突发奇想,便说:“就在这里吃午饭!”
  说完,谭领导率先从锅里盛了满满一大碗饭菜。
  女人惊惶失措,急忙阻拦,说:“咋能让领导吃这个哩?”
  谭领导用手一挡:“我们是人,你也是人,你能吃我们为啥不能吃?”
  女人流着眼泪,说:“不是,你们……”
  谭领导打断她的话,用不容商量的口气说:“别说啦,这饭我们吃定了!”
  谭领导用筷子敲着碗,招呼大家:“来来,都来吃,大家体验一下,我们的贫困户究竟过的是啥生活!”
  随从们纷纷过去,人人盛了一碗。
  女人急得一跺脚:“老天爷,咋能让领导吃这个哩!”
  谭领导端着碗,蹲在地上,大口吃了起来。众人吃了一口,觉得味道怪怪的,实在难以下咽,但看到谭领导却一副吃得十分香甜的样子,只好忍住呕吐的欲望,把一碗怪味饭吃到肚内。
  谭领导边吃边冲着摄像镜头作指示:“我们一定要做好扶贫工作,让贫困群众都过上好日子,吃上好饭菜!”
  记者感到这是个非常好的新闻亮点,弯着腰,在那里飞快地抢拍录像。当然,镜头最多的肯定是谭领导。
  摄完像,谭领导招呼记者:“来,你也吃一碗!”记者赶紧放下摄像机,去盛饭。
  女人认为,这个扛着怪模怪样机器的人一定是个大领导,她抹了一下眼泪,一把拽住他,大喊:“天啦,咋能让领导吃这个哩!那是俺熬的猪食啊!”
  众人一听,愣了片刻,都“噌”地跳起来,涌出去,吐得天翻地覆……
  晚上,谭领导端着一杯香茶,坐在电视机前,收看他在冰天雪地里慰问贫困户的新闻。记者的水平很高,摄像和剪辑都很到位,把他的形象处理得十分突出,亲切,和蔼,慈祥,高大。
  谭领导非常满意。
  当播放到吃饭那一节时,谭领导立即觉得胃里翻江倒海般地难受,“哇”地一声,吐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