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八十八册三十九函 罗振玉学术论著完整面世

《收藏·拍卖》杂志上一期董桥先生撰文提到的张本义萧文立两先生编纂的《罗雪堂合集》,已由华宝斋书社精心印制为宣纸线装三十九函一百八十八册,西泠印社社版一次出齐。《合集》搜集中国近代以来国学研究领域真正当之无愧的大师上虞罗振玉先生全部学术论著,这是这位对中国传统学术研究有多项开创之功的学者一生治学心血第一次完整结集。

罗振玉自己的著述,除前半生论文曾合编为《永丰乡人稿》四集外,其馀都随时编年刊布,未及再汇纂;又几乎全是家刊本,当时流传就不多,刊行绵延一生,分别在淮安、上海、北京及日本东西两京、天津、大连多地出版,晚年在大连刊行者,有许多未及流通,即遭逢光复,尚馀四万多册(包括所刊古籍),全部捐献大连图书馆;故极少有人甚至是学术机构能搜集完整;身后除上世纪中后期台湾出过《罗雪堂先生全集》外,没有新版。台湾版七编一百四十册,开创之功虽不可没,而搜罗不备,择别不精,刊印粗疏,著述编刊混杂,误收漏收皆有,且大陆流传极少。以至全面通读过他的著述的学者都寥寥无几,更谈不上全面研究。

罗振玉为流传古人著述,耗费毕生精力与心血,因此不暇自计,后学理当承担起这分责任,这不仅是对一个人的责任,这实在是对中华传统学术的责任。《罗雪堂合集》的出版,成为罗振玉学术著作迄今为止最全面的结集。论其编纂,颇具特色,如搜罗最全,别择最精,版本最佳,印制最优等等。

搜罗最全。第一是总数最多。共收录编者所见罗振玉学术论著一百七十一种,包括文集一十六种,专著一百五十五种。与学术无关的诗集未编入,所编纂的图录,考释收入本集,图录将另编为《罗雪堂香古图录集林》。

第二是整理最力。囊括许多稿本佚文和罕见本。除罗氏手编各集外,新编十九种。包括据手稿首次整理的七种,为《扶桑再游记》、《雪堂纪年(附自书履历)》《读积古斋钟鼎彝器文字札记》《陆庵杂记》《归梦寮日札》《贞松堂藏书画目》《隶古定尚书孔传残卷校字记(周书)》。其中《扶桑再游记》可见当年罗氏作为政府官员,出国考察时的敬业勤慎,考察期间,上午下午分别工作,中午没有一次是公款吃喝,全部回寓所就餐。《雪堂纪年(附自书履历)》是雪堂手书生平履历,弥足珍贵。重编增订三种,《新编唐折冲府考补》《海东金石苑校语》《虞山人诗校记》。增订改编一种,《俑庐日札补遗》。佚文新编三种,《贞松老人剩墨》《雪堂教育论集》《农事私议外篇》,收集外文凡二百馀篇,后二者将引发对中国近代教育史及农学史的重新认识,可见其远见卓识和脚踏实地,编者曾分别有《罗雪堂教育思想柬释》、《罗雪堂兴农思想句玄》两篇长文,详加论述。新编法书和篆刻集二种,法书集所收法书种类之多数量之大质量之精美,篆刻集则是这位汉印大家的第一部印集,将给书法篆刻界耳目一新的冲击。新编书信集三种,《永丰乡人家书》、《永丰乡人手简》、《永丰乡人书札(致观堂)》,囊括编者已见书信凡一千一百二十三通,蔚为大观。这些书信,对中国近代学术及政治史之研究,提供一大批具体新鲜的宝贵史料。编集又极具特色,三集编者前均曾分别编纂出版,此次重新增订,《家书》、《手简》各有增补,《书札》更焕然一新。当中全部罗王通信是中国近现代学术史最宝贵的第一手资料,没有读过这些书信,学术史是不完整的。仅举一例。今人哄传罗氏盗窃王氏《殷虚书契考释》书稿,几众口一词,像煞有介事,其实,只要虚心静气,老老实实看看罗王通信,就知道全是向壁虚造,吠影吠声,厚诬古人,莫此为甚。

1携孙小象,为携长孙罗继组先生在日本京都水慕园所照

2旅顺故居,即大云书库

第三是正本清源。收录冠以他人名义出版的三种。《傅青主先生年谱》曾嫁名丁宝铨,《希古楼金石萃编》、《海东金石苑补遗》及《附录》嫁名刘承干,前人漫不之省,此次都物归原主。由此可见,罗振玉学术上光明磊落,决不屑于攘夺他人心血。

第四是补充台湾本全集之阙失。《合集》收入台湾本未收录三十四种,除以上诸种外,有晒蓝稿本《芒洛冢墓遗文五编》,罕见本《唐风楼金石文字跋尾》、《南宗衣钵跋尾》、《读碑小笺》(两版)、《存拙斋札疏》、《鸣沙山石室秘录》、《庚子京师褒恤录校记》及《补遗》《清文雅正》、《杜诗授读》、《农事私议》。

第五附录传记研究资料十五种。多未刊稿本,台湾本未收的有十种,为《永丰乡人行年录》及《陆庵所著书目》、《罗雪堂著述总目》、《贻安堂书目》、《贞松堂校刊书籍目录》、《贞松堂校刊群书解题》、《大云书库藏书目》、《唐风楼藏书目》、《大云精舍藏书目》、《雪堂藏旧刻旧抄善本书目》。《大云书库藏书目》为罗王东渡时,王国维所编,原本已佚,今据仅存钞本排印;《唐风楼藏书目》、《大云精舍藏书目》据稿本影印。

合集未收者,除诗集和晒蓝稿本奏章集《辽海焚馀稿》无关学术外,学术著作有八种,《关中冢墓遗文》、《江苏师范学堂一览》、《陶器文字集录》,以上刊本;《云窗漫录》,连载于《岭南新报》;《凝清室日札》、《戌申碑录》、《古器物识小录补遗》、《元和姓纂补目》,以上稿本;均未见。

别择最精。罗振玉一生治学,门庭广阔,编者将其著作,案其实际,分十二种,最便读者分类索求。另编者精心结撰十馀万字的《罗雪堂著述述略稿》和《罗雪堂自称集释稿》及《编纂说明》列于卷首,前二文均首创之作,信息丰富,体例精善,对罗氏著作情况和姓名字号斋馆,作出总账式清理。

版本最佳。罗振玉著作版本最为繁杂,随作随刊,且老学不缀,叠经增补,读者不便,也影响后人对他学术成就的评价。此集一一清理,比而勘之,大抵据最后校订本。若先后版本,异同甚夥,则兼收并蓄。具体情形,据实测及原书牌记,详注于《编纂说明》。

依据最后刊本的有,《鸣沙山石室秘录》先后七刊,《淮阴金石仅存录》后改编为《楚州城砖录》,《海外贞珉录》、《瓜沙曹氏年表》各两刊,《高昌麴氏年表》、《万年少先生年谱》、《徐俟斋先生年谱》、《隰西草堂集拾遗》各三刊,《国朝文范》《清文雅正》二刊而实为一书。其中《隰西草堂集拾遗》世人所知皆为增订本《徐俟斋先生年谱》所附录者,实际稍后更有增补,交董士恩刊入《隰西草堂集》为卷十。

两本并存是本书特别的编法。《唐风楼金石文字跋尾》、《南宗衣钵跋尾》后来收入《永丰乡人稿》,但都有增删改;《读碑小笺》先后三刊,第三版较第一版增收六十四则;《殷虚书契考释》增补版更比初版校改一千多处;《集殷虚文字楹帖》两版均为罗振玉手书,初版文字更大更清晰,足为甲骨文书法范本;熹平石经先后编著十六种,刊行八版,先后综合有两本。

一本为主兼收他版,《存拙斋札疏》第一版四则为第二版所删,故收第二版而附第一版此四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