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棍儿电影手机线观看【英雄无语】

  英雄死了。   可我还是愿意从英雄成为英雄时开始说。   起初,英雄自己也不认为自己是什么英雄。他说:“我算啥英雄,谁看到孩子掉进塘里会不救?”村人点头。
  可是英雄还是成了英雄。那天省里的记者恰好路过,他用摄像机记录下了整个过程。当晚,省台播出了。第二天,市台播出了,县台也播出了。
  第三天,市、县、乡三级领导一行百人浩浩荡荡来到村里。英雄听到村主任在大喇叭里喊他的名字,让他去村委会一趟,他心里怯透了,因为村里集资修路的100元钱他还没缴,主任口口声声要把他“交”到县里去。
  接下来英雄更怯了,那么多相机劈里啪啦围着他闪,那么多话筒朝他脸上杵,他不知道自己讲啥,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讲了些啥。反正他头上流的是汗,心里想的是难受。
  后来,那个频频向媒体记者招手的“大背头”来到他跟前,很亲切地握住他的手说:“英雄,您是英雄啊!”其他人一起附和:“英雄、英雄!”
  “大背头”当场决定搞个英雄事迹报告团。英雄不懂啥叫“报告团”,当听说让他站到台前到处讲话时,他发怵了,他说:“不就水里捞起两个娃么,至于这么熊吹?再说了,这事搁谁谁不下水,您说是不是?”在场的没人回答,只有点头和感叹。他们认为,这才是真正的英雄。
  “大背头”被感动了,他的眼角闪着泪光,他一挥手说:“各部门协同作战,本周报告团一定要成立。”接着“大背头”握了握英雄的手,走了。
  村委会哗啦一下清净了,只留下一院子的脚印和蹲在墙角皱眉抽烟的村主任。英雄傻眼了,不知所措了,他说:“主任,那报告的事俺可弄不来,要我下地干活还行。”主任没睬他,依旧抽烟。“要不我给你家干活,你替我作报告?”
  “奶奶的,这算啥事?”主任骂了句起身离去,走两步又回头说:“你去做报告,那100元钱就免了。”
  “真哩?”英雄很高兴,片刻又冷下脸,他说,“俺确实不会作报告,这事儿您又不是不知道,您说俺上去咋讲?讲啥?”
  “这你甭担心,有人替你写稿子,你对着念就行。”
  “可俺字还认不全哩。”
  “会有人嘴把嘴教你。”
  “反正我是不会作那个啥鸡巴报告,随他们咋办。”
  “看把你能哩,市领导拍的板还能改?这事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看着村长一脸铁青,英雄一屁股坐在地上。那脸色比从刺骨的冰窟救出孩子的时候还难看。
  “看到两个孩子在冰窟里挣扎,我浑身的热血沸腾了,我想……我想……”
  “想,你想个。”村人看到这段全乐了,他们说,“救人还用想么,再想下去孩子就完蛋了,这家伙,真是的,哈哈……”
  “哎哎哎……”这时电视机前有人惊叫,只见英雄脸色如土,哆哆嗦嗦堆在了讲台上。
  英雄就这么死了,本来计划的108场报告,已经作到了107场。谁也没想到英雄这么不争气。对于英雄的死因有多个版本,有人说连日疲劳导致心脏病突发,也有人说情绪激动诱发脑溢血……
  市、县、乡三级领导在县人民礼堂隆重召开追悼会,会上,“大背头”万分悲痛地亲致悼词。台上的领导在读,台下的乡亲们在哭。至于领导读的什么村人听不懂,也不愿听,他们觉得台上读的跟台下躺的压根不是一个人,不过他们还是听懂了一句话,领导说:“生的伟大,死的光荣。”这下他们懂了,他们都想起了刘胡兰。
  后来,市、县、乡三级领导来英雄家里慰问,看着英雄的家如此破败都流下热泪,他们难以想象,英雄就是出生并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他们齐声说,英雄去了,但英雄不会倒下,我们要继续弘扬英雄精神,完成英雄遗志。
  不久,以英雄儿子为代表的新报告团成立了。原本英雄的妻子是不同意的,她说,眼见儿子要中考了,学业耽误不得。“大背头”点头称是,他轻轻拉过英雄遗孤,泪流满面地问孩子:“我们让英雄永远活在人们心中,难道还不比学习更重要么?再说,县里已经有好多企业欢迎英雄的孩子去企业里上班,请相信,政府是不会让英雄的孩子流泪的。”
  “我的父亲是天下最伟大的父亲,他怀有一颗博爱的心……”
  “看啥哩,还不下地放羊去?”村里的孩子正看得热闹,电视被他们的父辈啪的关了,并用脚把他们轰出门去了。
  发稿编辑/浦建明
  插图/叶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