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关注】 百姓关注

我亲戚的小孩在杭州某中学念书,老抱怨老师课讲得太快、跟不上,吵着要父母给她报辅导班,说班里大部分同学假期都报了辅导班。辅导班老师把新课在假期讲了一遍,学校老师讲课进度就加快了,很多知识点都一带而过,甚至不讲。孩子父母不得不给孩子报了辅导班,交了昂贵的补课费。

我有一名学生,去年初中毕业保送到某重点高中,并且进入了所谓“实验班”。这名学生去年5月通过保送测试后,马上报名参加某培训机构所谓“保送生”辅导班,教学的内容就是高中的新课程。

我感到非常不解:培训机构原本应该是学校教育的延伸和补充,是学校的配角,怎么可以成为教育教学的主角呢?学校教育怎么能这样轻而易举地被培训机构牵着鼻子走了呢?这岂不是舍本逐末?

浙江杭州市 潜海龙 

“重点班”逼着“超前学”

初中入学时,一些学校开展对初一新生的学业水平调查,即内部分班考试,根据调查情况按学生层次分班。为确保孩子能分进重点班,一些家长被迫逼孩子提前学习。

虽说义务教育法规定学校不得分设重点班和非重点班,一些学校却顶风而上,有的为了规避检查,采取隐秘的方式分班,让主管部门难以查处。例如,有的学校用几个双号代表重点班,如6班、8班等为重点班,其他为普通班。

在重点班,学校优先配备先进的教育设施和优秀师资,普通班的学生却只能望洋兴叹。这不利于学生健康成长,还可能使部分教师产生消极怠工心态,容易造成好者更好、差者更差,不利于教育公平。

湖北嘉鱼县 吕路晚 

《 人民日报 》( 2019年08月19日 17 版)